{}
您的位置:首页 » 资讯 » 文化创意 » 脱口秀催生12亿笑果,李诞、池子如何high爆小众文化?

脱口秀催生12亿笑果,李诞、池子如何high爆小众文化?

阅读:849  评论:0  收藏:0 文/ 占太林     发布于 2018/05/23

文章来源:品途商业评论 标签: 噗哧HUB笑果文化脱口秀吐槽大会李诞池子

{}

摘要: 《吐槽大会》作为一档很成功的线上节目,为什么还要冒险往线下延伸呢?一个小众的文化,为何在商业上能够超越大众文化?流量与底线,内容创作者该如何权衡?

脱口秀催生12亿笑果,李诞、池子如何high爆小众文化?

5月20日下午,上海淫雨霏霏稍许有点冷,因为这天是520,也叫网络情人节,所以街头上依旧有很多行人,下午3:30在北京西路尚演谷有一场脱口秀的演出,也吸引了大量的观众前来参与,脱口秀开始前两个多小时,楼下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。

笑果文化CEO贺晓曦告诉记者,这个叫噗哧HUB的演出空间是集脱口秀演出、喜剧主题酒吧、快闪店于一体的全新线下娱乐消费场景。5月20日正式挂牌运营,目的是为年轻人提供一个打卡新地标,带来一个娱乐消费新的场景。

脱口秀催生12亿笑果,李诞、池子如何high爆小众文化?

于脱口秀而言,粉丝经济是荒谬的

噗哧HUB的意思是幽默连接一切(HumorUnion Base),这次是作为一个娱乐中心首次挂牌,但这并非是他们首次线下演出。

李诞调侃说,3年前,他们就开始在这样的“小酒吧”演出,当时大家还不知道什么是脱口秀,他站在台上和观众互动,如果你们觉得好笑,你们就笑,如果不好笑,就鼓掌,结果下面掌声雷动,场面一度很尴尬。

3年后,他们仍然在“小酒吧”进行演出,不过今天,他们已经成了家喻户晓的大红人,“还是讲着一样不好笑的段子”,但物是人非,3年之后掌声又一次响起,只不过这次更多的是观众发自内心的喜欢。

3年之后,李诞的变化不仅仅是因《吐槽大会》一炮而红,还有他对脱口秀这门艺术本身的看法也发生了改变,脱口秀是不可能让所有的人笑起来的,他在接受采访时说,脱口秀本身是一个小众而且有门槛的艺术,每个笑点都有特定的背景,但是不可能所有的人经历、背景都一样,就算现在去演出,冷场也是常有的事

因此,他们花了大力气去推广脱口秀这门艺术。为了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脱口秀,李诞和他们的团队这几年都会去高校做巡演,两年中去了厦门大学、南开大学、传媒大学等27所高校,而且选的都是985和211高校。

就算在这群年轻人中间,也偶尔会冷场,“一开始,学生们就坐得端端正正的,拿出笔来记”,张绍刚说,“这不是高端知识论坛,就是一个表演,你乐了,我就成了”,这样的场子结果可想而知。

这和粉丝经济完全不同,李诞说,我认为粉丝经济是非常荒谬的,没有谁生来就有粉丝,肯定因为内容好而吸引了一批粉丝,3年前完全没人认识我们,但我们也做脱口秀,而且并没有饿死”。

当然,《吐槽大会》这样的节目,为了吸引流量也会请一些知名的艺人,调侃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事情,但是线下的脱口秀不具备这个条件,因为知名的脱口秀演员还是非常少的,粉丝这件事离脱口秀演员太遥远。

总之,对于脱口秀演员而言,脱口秀并非是大众的艺术,难以引发轰动效应,而对于观众而言,每个段子背后都有特定的故事,你之前关注到了,你就会笑,但是信息爆炸的时代,每个人的关注点都不一样,要求每一个观众都喜欢脱口秀也是不现实的。

《吐槽大会》作为一档很成功的线上节目,为什么还要冒险往线下延伸呢?一个小众的文化,为何在商业上能够超越大众文化?流量与底线,内容创作者该如何权衡?

带着镣铐跳舞才更好看

目前在国内的综艺节目当中,依然活跃着各种各样的脱口秀,比如说东方卫视已经停播的《金星脱口秀》、腾讯视频和笑果文化制作的《吐槽大会》、优酷视频制作的《圆桌派》等。

尽管每一档脱口秀节目都是针对不同的人群打造的,所谈的内容和方向不尽相同,嘉宾风格也不一样,但无一例外,这些线上的脱口秀节目都曾引发过争议和质疑。

其本质的原因是,脱口秀是一个“冒犯”的艺术,但是难的地方在于脱口秀要做到“冒犯而不伤害”,脱口秀演员始终要知道搞笑这件事,是需要有规则的,有规则有底线才能做出更好的艺术,就像跳舞,带着镣铐才会让观众更加钦佩你的创意和表达。

过去由于互联网的无序发展,导致监管的缺失,很多制作人心里丧失了边界和底线,如今监管一收紧就可能会被下架,但是并不意味监管是多余的。

张绍刚认为,相反,要在监管的框架下学会自查,在整个采访的过程当中,张绍刚一直强调做文化一定要遵守公序良俗,不需要广电总局提出来要求,自己觉得段子突破了公序良俗的界限,自己就应该主动调整。

《吐槽大会》papi酱来的那次,张绍刚说,papi酱是经一个朋友推荐,他说这个女孩非常火,在网上录了很多小视频,张绍刚于是调侃道:papi酱是谁?来自日本的吗?现场停了1秒,立马就炸了,掌声经久不停。

事前构思这个段子的时候,张绍刚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,但是没有想到现场效果这么好,退场后他迅速找到导演,主动要求把这段剪掉。

本来没有预料到效果这么好,因为这个段子效果太好了反而要被剪掉,贺晓曦认为绍刚老师做的就是恪守公序良俗,只有所有的脱口秀演员都去遵守它,才会让这个艺术形式有更好的发展

在这一季的《吐槽大会》中,你能感受到明显的“冒犯”,但是并不对嘉宾构成伤害,也没有去超越界限博取眼球,却并不妨碍这一季的《吐槽大会》依然很好看。

所以相比于来自政府的监管,脱口秀演员内心的底线要求会更加严格,而监管也并不会让公司的运作背负压力。

李诞说,前几天去日本游学,见到了日本著名的谐星北野武,在日本一个西方世界观主导的社会,也有很严格的监管,但是北野武说了一番话让李诞印象深刻:搞笑这件事是需要规则的,规则告诉你不能干什么,在这个前提下你能写出好的段子那才是真正好的段子。

噗哧HUB,笑果文化,脱口秀,吐槽大会,李诞,池子

小众文化逐年升温的背后

脱口秀在国内早已有之,1996年央视推出的《实话实说》就曾经引起万人空巷的场面,后来随着崔永元的离职,这档节目也因收视率不佳于2009年停播。此后各电视台、网络平台也陆续推出一些脱口秀节目,但是一直不温不火。

贺晓曦一直认为脱口秀是一个小众的市场,刚开始做的时候,他曾经对李诞这些演员开玩笑说,下班后你们千万别打同一辆车,万一出车祸了,我们这个团队就要解散了,因为干这行的一共就这么几个人。

但是这样的小众文化市场这几年都在明显升温,除了脱口秀,还有去年一夜爆火的嘻哈文化,今年的街舞文化。小众文化的兴起,一方面是用户的消费品味发生了变化,消费升级背后大众文化并不足以彰显出年轻人的个性;另一方面是不少公司从小众文化中窥探到了超越大众文化的商机。

比如说《吐槽大会》现在已经播完了2季,但是笑果文化公司在去年5月就宣布完成了A+轮近亿人民币的融资,公司估值高达12亿人民币;尽管《中国有嘻哈》制作成本高达2亿,但是第一季仅仅是广告费就回收了1.2亿,加上整个IP的持续运营也会有庞大的收入,第二季招商收入可想而知;今年优酷推的《这!就是街舞》第一季就拿到了将近6亿招商。

从生意的角度来看,把小众文化做好做精,其“钱途”丝毫不亚于大众文化,而随着线上流量越来越拥挤,小众文化也开始逐步走向线下,噗哧HUB就是小众文化走向线下的一个案例。

贺晓曦说,目前线下的业务还是不赚钱的,但是他不同意线上的利润来养线下业务这个说法,因为最终肯定是相互促进的,线上的内容给线下的业务带来口碑与品牌,线下的业务对线上内容进行反哺。

就像李诞所说,虽然这次活动的酒水、小周边都是免费的,但下次肯定要收钱了,除此之外,还有演出等业务,有大量赚钱的方式。

而且在做《吐槽大会》之前,贺晓曦和他的团队就已经做了线下内容,因为线下依然是公司的核心,“我们要做成那些赚钱的盈利的大节目,就必须有这样线下持续的演出。”李诞这样认为。

观众的快乐不会区分线上和线下,有的观众喜欢线上,宅在家不用出门;也有的观众喜欢线下,场景更加多样化体验更好。但是无论线上线下,对于笑果而言,满足观众的需求才是正道,前提是牢记底线,至于赚钱,不过是用户得到满足之后自然的犒赏。

麦乐网,暨青年创意科技文化社区,国内首家面向文创科技领域的职业社交平台。第一时间播报文化创意、文化科技产业资讯,深度解读文化创意、文化科技产业模式,为文化创意、文化科技人才提供产业资讯、职业社交、作品共享、IP交易等综合职业服务。关注微信公众号:mediaclubcc,或登录网站:www.mediaclub.cc投稿。欢迎致电:010-85786221。

【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麦乐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,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】

  • 收藏
  • 点赞 1
登录 | 注册  
相关文章
最新更新
最新创客
麦乐网  青年创意文化社区
麦乐网
关于我们
权益声明
帮助中心
合作服务
网站地图
友情链接
新华网
人民网
央视网
凤凰网
钛媒体
虎嗅网
36Kr
CreativeBoom
InspirationGrid
uFunk
DLL下载
古诗网
私信
  • 最近联系人
  • 我的麦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