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}
您的位置:首页 » 资讯 » 文化创意 » 女频小说的世界:两亿女性读者的幻想与狂欢

女频小说的世界:两亿女性读者的幻想与狂欢

阅读:1037  评论:0  收藏:0 文/ 程涵 刘悠翔     发布于 2018/10/24

文章来源:南方周末 标签: 女频小说如懿传IP麦乐文化

{}

摘要: 网文作者丁墨总结女性读者的三层诉求:共鸣、弥补、升华——即寻找生活的共鸣、体验虚构的完美、感受情感的升华。丁墨的创作始于2006年,她的多部作品已被改编成影视剧,是女频小说作者中的大神级人物。


▲《如懿传》播出两个多月,截至2018年10月23日,腾讯播放量已达152.9亿。同名原著小说于2011年12月起在磨铁中文网连载,累计阅读量超过一千万。故事讲述了乾隆与侧福晋如懿从恩爱相知到迷失破灭的情感历程,不同于流潋紫的另一热门女频小说《后宫·甄嬛传》,《如懿传》侧重帝王夫妻的相处之道。(资料图/图)


作为骨灰级读者,微微甜书龄十二年,几乎与女频小说的历史一样长。

十二年前,读初三的微微甜在读了明晓溪的几本青春小说后,从此“入坑”。手机开通上网功能之后,高中生微微甜开始广泛涉猎各种网文——古代言情、悬疑推理、虐恋故事……

如今,大学毕业的微微甜从事会计工作。每天一个多小时的通勤路,陪她穿越城市和人潮的仍是4.7英寸手机屏上滑动的文字。不过,她爱看的故事变成了更现实的职场文,这些小说里的女主角大多敢爱敢恨。读得多了,内向的微微甜变得敢于表达,“我发现什么事情说出来之后,更容易解决。”

网文作者丁墨总结女性读者的三层诉求:共鸣、弥补、升华——即寻找生活的共鸣、体验虚构的完美、感受情感的升华。丁墨的创作始于2006年,她的多部作品已被改编成影视剧,是女频小说作者中的大神级人物。

“女频”概念出自起点中文网。网站设有女生频道,该频道上的网文便被读者简称为“女频”,有时也笼统泛指“女性向作品”——为女性读者服务或令女性读者更有代入感的作品。与此相应地,男生频道的网文被称为“男频”。“男频”和“女频”逐渐成为网络文学作品通用的分类方式——这是传统文学前所未见的现象,它意味着几乎所有网文在诞生时就有了“性别”。

“女频”的发展正呈现压倒“男频”的趋势。2018年的热播剧《天盛长歌》《如懿传》都是由女频小说改编而来。这股潮流兴起于2011年前后,《后宫·甄嬛传》《步步惊心》《失恋33天》等由热门女频小说改编的影视剧反响热烈,一直延续到了《琅琊榜》《欢乐颂》《花千骨》等剧的热播。

那些成功影视化的作品仅仅是位于女频文学金字塔尖的部分。据《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》与第42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提供的数据,支撑这个庞大产业的,是每年上百万部女频网文产量以及大陆近两亿女性网文读者。

▲女频小说《后宫·甄嬛传》最初连载于晋江文学城,2011年11月首播的同名剧集已成为经典的现象级电视剧。《后宫·甄嬛传》《后宫·如懿传》分别位居《2017猫片·胡润原创文学IP价值榜》第6名、第78名,其作者流潋紫是少有的有2部作品上榜的女频作者。(资料图/图)

1、女性读者需要“爱” 男性读者需要“成功”

“普遍来说,女频作品对文字要求更高,‘男频’更注重剧情。”网文作者书海沧生向南方周末记者举例,同样是描写秋天,“男频”通常平铺直叙——“秋天来了,天渐渐地凉了”;而“女频”会写“一层秋雨一层凉,又到了穿羊毛衫的时候……”

书海沧生认为,女性作者更注重生活中的仪式感,会费尽心思让文字的氛围贴合当时的情境,而男性作者关注的是“接下来要面对哪个boss了,该用哪个套路打败他”。

女频小说《余生,请多多指教》开始连载后,“余生请多多指教”成为恋人订婚时的流行语。“这句话既深情,又节制。”网文作者书海沧生认为,这是许多读者在女频文里寻找的东西。

2013年,丁墨写了自己第一部悬疑背景的言情小说《如果蜗牛有爱情》。丁墨毕业于北大物理系,作为工科生,她写网文时偏好逻辑推理和强剧情。“写之前编辑劝我,你写这个连出版都很难。大家都有很多担忧,不知道读者会是什么样的反应。”丁墨回忆。结果,小说阅读量高达7000万次,甚至成了网文的重要类型——“悬爱”(悬疑爱情的简称)。

此前,丁墨还写过一些科幻背景的言情小说。写着写着,她发现,自己的读者大部分是女性,一些男性读者因为女朋友在看,也会跟着看。丁墨意识到,不管她写的题材类型是什么,最后仍然会被归为“女频”。在悬爱小说《美人为馅》的开头,丁墨详细叙述了男女主角不打不相识的过程,她认为,很少有男读者会耐心看下去,“他们会跳过,直接看案件”。

“女频”作者未必是女性,但“女频”区别于“男频”的最重要特征有两个:女性视角、注重感情线。丁墨很少看到男频小说以感情为主,“很多优秀的男频文也会把感情写得特别动人,但是不会花很大的笔墨,或者成为主线。”

一些“女频”尽管以男性为视角,并且完全不写爱情,读起来仍然迥异于“男频”。丁墨举例,同样写一场战争,“男频”作者更侧重的是热血和征战,“女频”作者也会写得很宏大,但更侧重人物在这场战争中的感受以及人物的命运。“女频文的骨肉血脉跟男频文是不一样的,长出来是女性读者感兴趣、有代入感的点。”

网文作者随侯珠认为,女性读者最大的需求是“爱”,男性读者最大的需求是“成功”。“女性读者看文最主要是对情感的体验、共鸣,不论是爱情、亲情还是友情,被爱还是主动爱。”随侯珠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“男性读者可能更渴望成功,对升级打怪、走上人生巅峰更感兴趣,对获取事业成功的要求更高一些。”

2、“她在感情上可以选择,而不是被选择”

随侯珠写网文将近十年,她感觉“女频”读者对男性角色的要求明显在提高。“几年前大家的要求可能就是一个男人的样子,现在希望他忠贞、英俊、多金、温柔……”随侯珠认为作者的功能就是拉着读者进入文中的世界,跟着女主角去经历、去感受,“男主角就像一幅很好看的画”。

受读者欢迎的女频小说中,男主角无不披着好看的皮囊。“按照一般的套路,与女主角有感情纠葛的男二号男三号男四号都要美,无论是正派还是反派,”看过数千万字的“女频”读者华月认为,“不然有啥好看的,一个从头丑到尾的男性角色,不在女性的择偶范围之内。”

外表迷人的“女频”男主角,情商却不一定高。比如丁墨的小说《他来了请闭眼》的男主角薄靳言,尽管情商低,却有其他优点。随侯珠认为,这通常寄托着作者对男性的不同期待,有人看重品位,有人看重幽默感,还有人看重率真的个性。

读者的喜好则受到当红男明星的影响。如果某个男明星火了,敏锐的“女频”作者也会在小说中炮制类似的男主角。许多读者会根据小说情节,把男明星此前的影视剧素材剪辑成短视频。“女频”作者书海沧生发现,她的小说被书粉做成视频时,出现最多的男明星是胡歌。

书海沧生觉得这得益于“女频”改编剧《琅琊榜》的热播。在《琅琊榜》中,胡歌成功演绎了小说中英俊多谋、病弱坚忍的男主角梅长苏,“大家发现了一个实体的、活的‘女频’男主角,看小说和做视频的时候,都会代入进去。”书海沧生说,“因为读者这样,作者写文的时候也会代入这个形象。”

▲海宴小说《琅琊榜》于2006年至2007年在起点女生网连载,同名改编电视剧由胡歌、刘涛、王凯主演,于2015年9月首播,收官时网络播放量破60亿。(资料图/图)

“女频”男主角最大的内在共性是忠贞、对女主角全心全意。随侯珠曾经在小说《心有不甘》中描写男主角婚内出轨,被读者骂得很惨。小说中,男主在短暂的迷失后找回初心,但结尾随侯珠还是把他“写死了”——“我觉得让他挂掉,是对他最大的爱意了”。随侯珠发现,其他女频小说也写过不专情的男主角,如今,这种设定几乎都被淘汰了。“男性女性都希望对方专情。专情听起来很大众,其实很稀缺,现实生活中,人不可能一成不变,感情也一样。”

流行的女主角设定也在变化。随侯珠记得,2008年左右的女频小说比较流行“傻白甜”女主角,通常代指那些在感情上天真烂漫、不谙世事的女主角,带有调侃意味。

眼下新的流行设定是“黑莲花”(相对于“白莲花”而言,“白莲花”代指慷他人之慨却自以为善良的女性角色),如古言小说《延禧攻略》的女主角魏璎珞,这部小说由2018年7月播出的同名清宫剧改编而成。“女主角不再是受人欺负、楚楚可怜的样子,而是顽强反抗、去打脸的人。”随侯珠认为,随着女性越来越独立,女性独立自主的价值观从现实开始渗透进创作里,琼瑶小说里那种逆来顺受的女性形象在网络时代渐渐消失了。

几年前,随侯珠在小说中几乎不需要写女主角的事业线,她只要长得漂亮、嫁个好男人就行了。“那种灰姑娘的故事,大家好像已经不太买账了。”随侯珠说,如今读者对女主角的事业和学历都有更多要求,她们更喜欢看到一个独立自强的女主角,“她在感情上可以选择男主角,而不是被选择。”

不过,“傻白甜”依然不乏读者。2008年以来,随着智能手机的逐渐普及,中老年妇女和年龄更小的孩子也开始读网文。95后读者小鱼的妈妈就是一位“女频”读者,她发现同事和女儿都在读网文,也跟着“入了坑”。小鱼的妈妈做保姆工作,平时的精神生活比较单调,相比读书,女频小说大多语言通俗,比较对她的胃口。小鱼的妈妈喜欢穿越文以及“霸道总裁与傻白甜女主”的言情故事,她通常先搜索这两类关键词,把看中的小说名字记下来,让女儿帮忙下载。

随侯珠认为,“傻白甜”不该成为一个否定词。“‘傻白甜’的核心是善良,大家对善良的渴望、需求和认可度是非常高的。”她说,“即便是‘黑莲花’,内心也还是善良、正直以及真诚的,这三点不能少。”

3、“再过一遍人生,会不会好一点?”

2003年的《何以笙箫默》是最早的女频小说之一,引领了都市言情题材的潮流。

“霸道总裁”则是都市言情小说中长盛不衰的类型,与纸质出版时代台湾言情小说一脉相承。这类小说的男主角通常是年轻英俊、强势富有的企业家,专情而执著地追求女主角。书海沧生高中时很喜欢这类作品:“当时相信我是个可爱清纯善良的小姑娘,所以就会有这么一个人爱我。”

微微甜大学时喜欢读的虐恋故事(简称“虐文”),属于都市言情的另一类型。这类小说中,有情人之间总是障碍重重,难成眷属。“大学时闲得无聊,觉得虐来虐去情绪很丰富。”上班后,她再也不看虐文,“工作比较辛苦,本来就很心累,再看这个就更心累。”

2004年,女频小说《梦回大清》开始连载,被读者称为“清穿小说鼻祖”。2005年,网络作者桐华开始写同题材小说《步步惊心》。从此穿越题材成为“女频”的新潮流,穿越目的地也从清朝扩展到各个朝代。

穿越小说中,女主角通常是生活在当代的普通女孩,因为触电等莫名其妙的原因穿越到古代。女主角把后世的各种文明成果据为己有,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,并受到多个王公贵族的追求。追求者的争夺不断升级,甚至发展成倾国倾城的大混战。

穿越小说建构了现代文明与古代文明的碰撞,并通过女主角的感情遭遇催生出某种女性情结——“希望全天下的人都爱自己”。

受穿越小说影响,书海沧生也开始写清穿小说。写了几章后,她觉得没灵感,而且清穿小说已经饱和,暂时写不出新意,就搁置下来。到了二三十岁的年纪,书海沧生的关注点变成了家长里短和人情世故,阅读兴趣也转移到“种田文”上。

“种田文”兴起于2011年左右,也是女频文学类型之一,由穿越小说演变而来。穿越小说偏重言情,而“种田文”多写世情。

十几年前的穿越小说,满足的是少女未嫁时被人追求的心理,如今流行的“种田文”,受众主要是已婚妇女。常与“种田文”叠加出现的是“重生文”,后者常见的一种故事套路是,女主在小说开头被人谋害致死,心中充满仇恨,通过超现实地重生到自己的过去把人生再活一遍,完成复仇。随着情节发展,女主“前世”的仇人会一个个出现。“重生之前,她看不透这些人,‘这辈子’能不能看透?这就给读者很大的悬念,”书海沧生说,“让你再过一遍人生,会不会做得好一点?”

女主重生的原因,多半是遇人不淑。“这也特别迎合现代女性的一种心理,觉得自己所嫁非人,想重生一遍换老公。”书海沧生说。与众不同的是小说《世婚》,女主因为被丈夫抛弃,在暴乱中惨死,重生后仍然无法摆脱与丈夫结婚的命运,却看到了丈夫不同的一面,由恨生爱,最终两人白头偕老。

读者对“重生”的需求也并不止于男女之情。90后读者当冬夜渐暖因为觉得姥姥偏心,几年不跟姥姥说话,直到姥姥去世才后悔莫及。当冬夜渐暖并未见过在女频小说里有修复亲情的情节,“我想多跟姥姥姥爷相处”。

4、“就像喜欢吃一种东西,要吃到撑为止”

随侯珠写小说时,有时会把一些老读者的名字用作角色名。“给她们一个客串的角色,像角色扮演一样。”后来,她还发微博征集读者的姓名用来作女主角的名字,“让她们在情感上有一种共鸣和想象。”

读过随侯珠的小说后,一些读者会根据自己的想象,画角色的肖像,还有读者会写“小剧场”(借用原小说中的人物和设定写的段子)。几位男读者则为书海沧生的网文写过剧情歌(类似于影视剧主题曲)

在文学网站连载小说时,书海沧生喜欢看读者的评论,帮助调整自己的写作。有时,读者留言说某处写得味道不对,打个负分就消失了。尽管最初不服气,但她后来发现那些批评多半都是很好的建议。

随着读者群的更替,00后渐渐成为书海沧生的新读者,她发现批评的声音变少了。“她们对待文学作品的态度居然让我感受到了粉丝对待明星的态度,”书海沧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“以前是纯读者,你写得好人家看;写得不好了,人家也会骂你。现在变成纯粉丝的状态——我好喜欢你呀,谁也不能批判你,谁说你就是跟我势不两立。”

“99%的情况下,提建议要么被作者骂,要么被书粉骂。”当冬夜渐暖感叹。如今,当她实在想吐槽时,不会在小说的留言区评论,而是去第三方论坛的相关话题区。

随侯珠发现,“霸道总裁爱上我”的故事总是受读者欢迎,作者写新小说时无非是“新瓶装老酒”,改换一下故事的时代背景、角色的行业。“大部分读者还是为了消遣,给她们体验爽,总比体验绝望的东西好。”

同样受欢迎的还有“甜宠文”,读者邱邱把它比喻成“垃圾食品”——“固定的写作套路,就是对方一个劲地对你好,把责任都揽过来,什么都不需要你做,把你养得像废人一样。”

书海沧生认为,现在的女频小说,单个作品的价值越来越低,满足读者需求的是成堆的作品。现在的读者会在网上搜索特定剧情的小说,比如破镜重圆、情有独钟。“她们是那种撒网式的——有好多人写这个题材,我就全部捞过来。每个我看两章,不合我意的全扔掉,合我意的就接着看。”书海沧生说,“就像喜欢吃一种东西,要吃到撑为止。‘女频’已经产业化了。”

大部分网文尽管在连载时点击量很高,但完结后热度会迅速消散。“因为很多人把它当作消遣,看完就忘了,就是打发时间的。”丁墨说,“但还是会有很多优秀作品留下来,完结之后、改编成影视剧时还有很多争论。”

“即使言情小说是满足女性心理需求的‘精神鸦片’,我还是希望它能使读者更明白一些事理,”书海沧生写感情线时,非常克制,从不让男女主角为了爱情不顾一切,“做人生选择时,不能依从于完全虚幻的想法,还是要有一些真实的考量。”

随侯珠曾经写过抗癌题材的小说《照见星星的她》,她本以为这个故事会让读者感动,谁知许多人觉得太压抑——“我只想看男女主角谈恋爱,你干吗给我看生离死别?”一位罹患甲状腺癌的读者看了《照见星星的她》觉得很治愈,留言时引用小说中的句子:“这世上很多事情都值得尊重,包括痛苦。”

麦乐网,暨青年创意科技文化社区,国内首家面向文创科技领域的职业社交平台。第一时间播报文化创意、文化科技产业资讯,深度解读文化创意、文化科技产业模式,为文化创意、文化科技人才提供产业资讯、职业社交、作品共享、IP交易等综合职业服务。关注微信公众号:mediaclubcc,或登录网站:www.mediaclub.cc投稿。欢迎致电:010-85786221。

【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麦乐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,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】

  • 收藏
  • 点赞 1
登录 | 注册  
相关文章
最新更新
最新创客
麦乐网  青年创意文化社区
麦乐网
关于我们
权益声明
帮助中心
合作服务
网站地图
友情链接
新华网
人民网
央视网
凤凰网
钛媒体
虎嗅网
36Kr
CreativeBoom
InspirationGrid
uFunk
DLL下载
古诗网
私信
  • 最近联系人
  • 我的麦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