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}
您的位置:首页 » 资讯 » 文化创意 » 哪怕北上广不相信眼泪,你也一定不要回县城

哪怕北上广不相信眼泪,你也一定不要回县城

阅读:1213  评论:0  收藏:0 文/ 西部君     发布于 2019/01/10

文章来源:西部城事 标签: 北上广城市竞争力舒适区麦乐创意馆

{}

摘要: 交通、社交关系、公共服务水平、人文氛围、自然气候等,包括政务水平、办事的方便程度,都会成为参照,城市竞争的维度增加了许多。

哪怕北上广不相信眼泪,你也一定不要回县城

济南吞并莱芜,省会越来越强;国家中心城市,第十个名额呼之欲出;史上最激烈的地铁竞速赛拉开序幕;一体化加速,城市竞争变成城市群的航母大战……

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,新一轮的城市洗牌,正在拉开序幕。

城市洗牌,关乎人口流动。不管你是生活、就业,还是投资,都面临着选择的难题。2017年年底京沪人口负增长后,有媒体喊出了“逃回北上广”宣告终结。不去北上广,去哪?

目前中国有600多座城市,还有3000多个县。按照经济体量和人口等级,它们被按线划分归类,从一线、新一线到五线,形成了差距格局,也决定了市场和政策资源的配给。

如果你问我应该去哪落脚,那么我的建议是,二三线城市大有可为,哪怕北上广不相信眼泪,你也一定不要回县城。

告别一线城市?

在上世纪90年代市场化浪提速后,大批公务员辞职下海,安徽、湖南、四川等地的人口向东南沿海聚集,由此诞生了春运这种中国特色的现象。

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,人们挑选迁移目标城市的理由很简单,就是生存,经济逻辑主导了彼时的人口流动。

今天中国的经济,依旧以胡焕庸线为分界,形成了东南沿海和西北内陆的差距,以长三角为例,16市137901.68亿的经济总量,在全国占比接近两成。

但,人口回流正在发生。

《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》显示,流动人口数量,连续三年降低。尤其是京津冀,流动人口增速明显放缓,它正在被“抛弃”。

哪怕北上广不相信眼泪,你也一定不要回县城

变化很明显。北京人和住在北京的外地人,因为雾霾逃离北京,东北人举家迁往气候温和的海南,经济还是人口流动的主导逻辑,但已经不是唯一的逻辑。

交通、社交关系、公共服务水平、人文氛围、自然气候等,包括政务水平、办事的方便程度,都会成为参照,城市竞争的维度增加了许多。

数字经济下的五环外生活,有了新体现。

城市竞争力洗牌

来看一张排行榜:

哪怕北上广不相信眼泪,你也一定不要回县城

这张榜单来源于中山大学发布的《移动政务报告(2018)》,所谓“渗透系数”,指的是“支付宝+政务服务”的渗透情况。指数越高,意味着政务数字化程度越靠前。

排在第一位的,是新经济的高地杭州。此外郑州、武汉领衔,绍兴、宁波等二三线城市强势杀入十强,前五之内看不到北上广深的影子。

数字政务与经济体量没有直接关系,却直接影响你和这座城市打交道的方式——我见过被一张准生证折腾得奔波跑腿,进而对某个城市人口管理心生厌恶的例子。

如果你厌倦了去职能机关排队取号,还看别人的脸色行事,那么十大“不跑腿城市”的吸引力一定会大增,它让你足不出户,就能解决生活缴费、出入境办理的问题。

哪怕北上广不相信眼泪,你也一定不要回县城

这方面一线城市如北京,由于疏解职能的控人目的,加上城市太庞大,与要打通的部门间的壁垒太多,做的反而没有二三线城市好。比拼人性化程度,新一线城市未必会输。

十年前的2008年,支付宝在上海首次推出公用事业缴费服务;2015年,“最多跑一次”的改革开始从浙江到全国;2018年,上海、杭州、宁波开全国先河,地铁互认二维码。

大都市圈辐射,科技赋能,成效显著者如宁波,在上述榜单中排第五。

少让民众跑腿,不看脸色行事,是一座城市的基本修养。在打造智慧城市这件事上,城市竞争力发生另一种洗牌。

政务建设背后的营商秘密

一座城市有没有吸引力,影响因素有很多。比如就业机会、收入水平、生活成本、房价高地等等,政务服务水平相对来说并不起眼。

逃离北上广后,为了更低的成本,你可以将目标锁定在人情关系密度的小城市,像过去逛国营商场那样,忍受机构办事员的冷脸。

不过如果你是投资者,是“资本家”,那政务服务能力,将是无比重要的参照。

营商环境指数,来源《2018年营商环境报告》

营商环境指数,来源《2018年营商环境报告》

所谓投资不过山海关,说的正是营商环境。营商环境差,政务不透明,审批权没有精简。一方面,办事盖章,“只跑一次”远远不够;另一方面,有寻租的余地和变数。

东北没落,莫过于此,其背后是计划经济下的国企思维,而非服务民营经济的市场意识。所以在各类新经济或者数字政府、互联网+政务的榜单中,很少看到东北城市的影子。

再看西安。抢人之前,就把招商引资列为全市的“一号工程”,时隔38年后经济重回全国二十强,营商环境的改善功不可没。

数据显示,支付宝搭载的政务服务数量增幅,排名前20的城市,9个来自西部省份,3个来自中部省份;日常使用情况,排名前30的中小城市中,中西部地区城市占到近一半。

一个互联网从业者,离开了一线城市,离开了东南沿海,就相当于告别这个行业。但他依然可有享受互联网的便利。

数字经济,不等于数字政务,后者对应着的营商环境,其差序分布的格局,跟经济层面的胡焕庸线并没有发生重合。中西部二三线城市,弯道超车的机会很多。

就像是杭州而非北上广孵化出了阿里,所以如果是逃离一线城市的创业者,对着政务数字化和营商环境的排名,去选择目标地,错不到哪里去。

县城不是舒适区

比起大城市来,县城更安逸,不堵车,有着比一线城市多两小时的自由时间可供支配,还有亲密的社交。

此前发布的《2018中国“互联网+”指数报告》提到一个有趣的结论:

越大的城市,人们手机里联系人越多(“连接”密度越高),而与每个联系人的平均互动次数越少(“互动”频率越小)。

但一定不要回县城。

十分钟车程可以走完的面积,意味着就业和消费空间极度狭窄;家长里短的熟人社交,意味着这里不是规则意识的土壤。

来源高德地图《2018Q3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》

来源高德地图《2018Q3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》

截至2018年10月,蚂蚁金服与全国380多个城市在互联网+政务服务、公共服务等领域开展合作,为近5亿人提供包括政务办事、医疗服务、交通出行、生活缴费等在内服务。

而3000多个县城,恰恰是数字政务最后才能覆盖的地区。在发达地区朝着“区域性智慧城市群”的一体化迈进时,它们仍然是新经济的飞地,是公共服务的塌陷地带。

找关系,请吃饭,要办事,就要礼尚往来。春节回老家的你,一定见过户籍办证大厅服务窗口的那张冷漠脸,他们操持着你熟悉的方言,但是没有多少耐心可言。

县城的安逸,不对应着舒适区。缺少流动性,更多只有死气沉沉。

大城市比中小城市容易挣钱,这是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的铁律。未来的人口流动,仍然会按照一二三线的差序格局来。

离开北上广,不再意味着无处可逃。只要不去县城,将目标锚定在二三线城市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那里当然没有一线城市的遍地黄金,没有全国领先的工资水平,但一个更加有序、有效率的公共服务系统,也能提供超一线城市的生活体验。

麦乐网,暨青年创意科技文化社区,国内首家面向文创科技领域的职业社交平台。第一时间播报文化创意、文化科技产业资讯,深度解读文化创意、文化科技产业模式,为文化创意、文化科技人才提供产业资讯、职业社交、作品共享、IP交易等综合职业服务。关注微信公众号:mediaclubcc,或登录网站:www.mediaclub.cc投稿。欢迎致电:010-85786221。

【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麦乐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,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】

  • 收藏
  • 点赞 1
登录 | 注册  
相关文章
最新更新
最新创客
麦乐网  青年创意文化社区
麦乐网
关于我们
权益声明
帮助中心
合作服务
网站地图
友情链接
新华网
人民网
央视网
凤凰网
钛媒体
虎嗅网
36Kr
CreativeBoom
InspirationGrid
uFunk
DLL下载
古诗网
私信
  • 最近联系人
  • 我的麦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