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}
您的位置:首页 » 资讯 » 文化创意 » 饭圈文化背后,是谁赚了一套海景房?

饭圈文化背后,是谁赚了一套海景房?

阅读:1618  评论:0  收藏:0 文/ 龙承菲     发布于 2019/07/17

文章来源:微信公众号:毒眸(ID:youhaoxifilm) 标签: 饭圈文化粉丝应援麦乐创意馆

{}

摘要: 随着粉丝自制衍生品市场日益扩大,自制周边的混乱无序似乎已经成了一种常态。“我们认为粉丝自制周边需要监管。”有从业者表示:“如果核心都是为了给偶像应援,那么更合规的制作和售卖才能保证用户体验,不损伤品牌。” 粉丝周边,原本是用爱发电,但一切逃不过商业染指,也许这个领域是时候需要更多的规则了。

“让我看看今年是谁家灯牌先亮。”

“让我看看今年是谁家灯牌先亮。”

随着TFBOYS六周年演唱会官宣,一年一度的“灯牌大战”再度拉开序幕。对于TFBOYS粉丝圈来说,周年演唱会是团内人气比拼的最好时机:粉丝们根据后援会选定的区域抢票,几乎人手一块灯牌,让现场自己爱豆的应援色连成一片“灯海”,根据各色灯海面积的大小来判定团内三位成员人气的高低。

TFBOYS演唱会灯牌battle

TFBOYS演唱会灯牌battle

演唱会开始前,场馆门口等候入场的粉丝也会三两聚集,分发手幅、透扇、票夹、毛巾等自制应援物。除此以外,也有不少粉丝制作爱豆相关的徽章和PB(photobook)等,在线上贩售——这已经变成了国内粉丝圈内的普遍现象。

无论是灯牌、手幅还是PB,都是粉丝自发组织制作、购买的,而非经纪公司开发的官方周边,收入自然也归于粉丝和生产厂家。在官方周边以外的“灰色地带”里,这种“野生”的明星衍生品无疑已自成一派,成了粉丝圈内的“百万生意”。

“为爱发电”or“喜提海景房”

粉丝自制爱豆衍生品,在偶像产业起源的日韩,其实早就已经出现了。在上世纪九十年代、水晶男孩和H.O.T粉丝就自发地提出自己的代表色、会服等,将自己和其他爱豆的粉丝区别开来,这成为了韩娱应援文化的雏形。

之后,多数韩国经纪公司会在自己的官网开设周边板块,例如出售带有蓝牙中控的应援棒等应援周边,能够让粉丝购买并带往现场进行应援。经纪公司甚至会和知名品牌生产联名商品,这在已经十分成熟的日韩娱乐圈已经被大众普遍认知。

在上世纪九十年代、水晶男孩和H.O.T粉丝就自发地提出自己的代表色、会服等,将自己和其他爱豆的粉丝区别开来,这成为了韩娱应援文化的雏形。

韩剧《请回答1997》还原了H.O.T粉丝应援现场

而相比日韩由偶像公司主导的衍生品市场来说,国内经纪公司对衍生品市场的重视和布局都明显较晚,明星的周边生意,似乎仍然以粉丝自制为主要渠道。据观察,国内的粉丝自制衍生品,主要分为两大品类。

一种是线下演出的应援物。每当自家爱豆要参加音乐节、综艺节目录制、见面会等线下场合时,部分粉丝、站子、后援会会根据爱豆近期的照片进行设计,排版制作手幅、小卡、明信片等在场馆门口进行免费分发。

对于粉丝来说,“无偿”地为爱豆制作应援物品,也是对偶像爱意的一种体现。

当然,这种“分发”虽然是免费的,但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。“一般是要求微博超话超过一定的等级,杂志、代言、专辑的购买记录等等。”近期刚在演唱会现场发完手幅的小F说,在开始分发手幅的半小时内,就被满足条件的粉丝们“一抢而空”。

这种“分发”虽然是免费的,但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。

蔡徐坤粉丝站子的免费应援物及领取条件

这些应援物的制作价格都较为低廉,一般都是粉丝站子制作,在线下活动中送给其他粉丝的。以粉丝自制的手幅为例,我们询问淘宝店家得知,手幅的具体定价要根据定做数量决定,定做数量越多,手幅的单价越低。例如20张45cm*15cm的铜版纸双面印刷的手幅2元一张,60张手幅1.5元一张,100张手幅1.25元一张,以此类推。

“效果好一点的,数量多价格变化幅度不大。”店家说。而根据淘宝页面显示,这家店铺标价1元的定制手幅链接月销量超过25万。如果以25万为每月平均销售量计算,一家手幅定制店铺一年收入可轻松达到300万元。

而线下应援物的“重头戏”,是演唱会、大型晚会等线下演出时满场闪烁的灯牌。灯牌一般由粉丝后援会和淘宝卖家谈判砍价,再组织粉丝统一购买,或是收取押金免费租借给去看演出的粉丝。

蛋清的爱豆是去年从《偶像练习生》出道的9人之一,她就是从后援会统一购买了灯牌:“灯牌价格根据亮度和厚薄来定。这次是50*50的超薄灯牌60块,70*70的80块,100*100的110块,自己买的话可能会贵一点,但也就差10块钱左右。”

灯牌已经越来越薄了

灯牌已经越来越薄了

最早的灯牌为塑料LED制作,不方便携带,而演唱会现场一般禁止灯牌入场,所以粉丝们只能千方百计地对灯牌本身和藏灯牌的方法进行改良——比如将LED灯牌变成体积小、易携带的布料灯牌。根据TFBOYS粉丝的描述,“两个灯牌还没有一个手机重”。

甚至有些粉丝还将改良灯牌申请了专利,让灯牌厂家只能为这一家粉丝定做。在硬件设施得到改良的情况下,粉丝们更方便将灯牌卷起来,藏进鞋子等地方夹带入场。

而以TFBOYS周年演唱会为例,如果人手一块50*50的超薄灯牌,近三万人的体育场内,一场演唱会结束,灯牌厂家就能够实现一百八十万左右的销售额。

最早的灯牌为塑料LED制作,不方便携带,而演唱会现场一般禁止灯牌入场,所以粉丝们只能千方百计地对灯牌本身和藏灯牌的方法进行改良——比如将LED灯牌变成体积小、易携带的布料灯牌

出于灯牌大战的需求,逐年改良的灯牌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不过,如果说线下免费分发的手幅、租借的灯牌等大多都是生产厂家获利的话,粉丝真正可以获取收益的部分还是线上售卖的偶像衍生品。

部分粉丝会将自己绘制的自家爱豆的Q版形象等,制作成徽章、贴纸、扇子等在线上贩卖。而也有不少站姐选择将自己拍到的图排版装订,制作成PB(photobook)在线上出售。去年暑期,网剧《镇魂》中白宇和朱一龙的粉丝站子“肆月山河”,就在不到一个小时出售超过上万份。虽然最终因为争议过大,肆月山河终止了这次的PB贩售,但149元一本、不到一小时收成近150万元的营收仍然让人咂舌。

有不少站姐选择将自己拍到的图排版装订,制作成PB(photobook)在线上出售

“肆月山河”PB(photobook)的贩售

事实上,PB的成本价格不高。一位站姐告诉毒眸:“20-30页的哑粉纸PB成本也就4-5块,这个主要看用纸和工艺,越好越精细就越贵。不过就算是100页的铜版纸PB,印上千本的话,成本单价也不超过10块钱。”在肆月山河终止PB贩售之前,甚至有职业站姐将其头像当作杨超越的锦鲤图发在朋友圈,希望自己也能“喜提海景房”。

移情与攀比

不过,能够从粉丝中营利的站姐并不多。因为追行程的住宿、交通、门票费用较为昂贵,不少站姐都是入不敷出。“能盈利的都是跟行程比较紧的站子或者职业的站姐了。”TFBOYS的粉丝思思说:“去年我陪朋友搞了半年站子,直接投了小一万进去。”对于密切追行程的站姐来说,出PB是“回血”的一种方式,依靠其“喜提海景房”的仍是少数。

对于密切追行程的站姐来说,出PB是“回血”的一种方式,依靠其“喜提海景房”的仍是少数。

很多粉丝站也会将PB的收入用于个人应援及公益活动

对于粉丝来说,粉丝衍生品同样是一种情感寄托。周边可以将线上的情感落实到现实生活,增加追星的体验感,其实质是情感消费。

“因为不经常见到真人,对这些周边会有种收藏欲。”对于蛋清来讲,每次线下活动领取应援都是个快乐的过程:“我见不到他的日子里,得用这些来提醒自己,上一次有多好。”

自制周边在场馆附近免费发放的粉丝,同样也是为了满足这种心理。“其实这些手幅现场没什么人会举,都是拿回去收藏。”小F告诉毒眸。而能够在现场免费领取制作精美的手幅、小卡等,则变成了给予努力应援的粉丝们的奖励。

小F设置的领取条件是购买数字单曲达到一定的数量:“数字单曲很便宜的,买10张也才30块钱,你给偶像花的钱多,证明你对他/她的爱够深,我作为同担(即喜欢同一个偶像的同好)就很乐意跟你分享我制作的周边,希望你以后继续支持他/她。”

而灯牌的出现,则更多出于一种攀比与竞争心理。这并不只是单纯存在于灯牌领域,在粉丝圈内,明星之间的资源、人气、成绩等等一直会被拿来进行对比,粉丝需要通过这种“对比”来证明自家爱豆的优秀。就算属于同一组合,每一个人的杂志单链销量、单曲销量都会被统计进行对比。而在这其中,灯牌数量最能直观地体现出线下活动时的明星人气。

“国内娱乐圈最早的灯牌其实快男超女时期就出现了,但第一个开始灯牌‘battle’的还是‘帝国’(指TFBOYS饭圈)。”思思笃定地说。随着TFBOYS三人的各自发展,粉丝们越来越热衷于比较现场各自应援色的灯牌数量,来证明自家爱豆的“排面”和人气。

“帝国”壮大之后,灯牌大战的风气逐渐蔓延到Nine Percent、火箭少女101等多家粉圈,每次演唱会、大型晚会、音乐节之前的灯牌battle,几乎已经成为了内地粉圈约定俗成、没有硝烟的“战争”。

“帝国”壮大之后,灯牌大战的风气逐渐蔓延到Nine Percent、火箭少女101等多家粉圈,每次演唱会、大型晚会、音乐节之前的灯牌battle,几乎已经成为了内地粉圈约定俗成、没有硝烟的“战争”。

火箭少女演唱会现场

但是,灯牌数量的多少,对于偶像的主流商业价值加成并不高。以艾漫数据的商业价值排行榜为例,榜单中艺人商业价值的衡量标准,主要分为热度指数、代言指数、口碑指数、专业指数四个维度。而位居2019年第一季度商业价值榜首位的朱一龙,粉圈甚至没有规定专门的应援色。

经过比较可见,朱一龙排在商业价值“榜首”是因为在播剧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《我的真朋友》直接将专业指数拉高至98.44。除此以外,位居第4、第5的迪丽热巴和赵丽颖,也是以影视作品为主、鲜少重视灯牌的演员。而就算是团体内部成员的资源竞争,也有一位艺人宣传说:“公司会看现场灯牌数量的多少,但并不会将它作为判断的主要因素去给艺人对接各种资源。”

位居2019年第一季度商业价值榜首位的朱一龙,粉圈甚至没有规定专门的应援色。

数据来源:艾漫数据

归根结底,粉丝对于自制衍生品的热忱,是偶像公司自身周边布局的不完善。国内偶像经纪公司推出的周边的质量和设计问题,一直遭到许多粉丝诟病,更有不少粉丝认为公司出周边“完全就是圈钱”。相比之下,购买设计精美的粉丝自制衍生品,似乎更受到粉丝的欢迎。

在日韩完备、成熟的偶像市场下,粉丝已经养成了购买偶像公司周边的习惯,日本知名偶像公司杰尼斯事务所甚至不开放艺人的肖像权,所有印有艺人照片的粉丝衍生品一律违法。而国内自制周边一直属于“灰色地带”,经纪公司并没有对其制定明确的约束条件。

“是否侵犯肖像权主要看艺人与经纪公司的约定。按照法律规定肖像权属于本人,如果他/她跟经纪公司有约定,那应该按照法律的收益权和处分权来界定,不能一概而论。”

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主任、人民网慕课法学院执行院长王有银律师说:“至于粉丝能否将其制成画册、明信片售卖,涉及到独立的著作权,还要看是否有经营资格,画册属于出版物,需要相关营业执照和出版物的手续,一切商业经营都需要在法律规定的前提下进行。”

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主任、人民网慕课法学院执行院长王有银律师说:“至于粉丝能否将其制成画册、明信片售卖,涉及到独立的著作权,还要看是否有经营资格,画册属于出版物,需要相关营业执照和出版物的手续,一切商业经营都需要在法律规定的前提下进行。”

TFBOYS五周年的地铁应援牌

甚至,因为粉丝衍生品市场无人监管,内部秩序相对混乱。去年11月,白敬亭的一个应援站没有及时发货,“卷钱跑路”,而11月21日白敬亭后援会发布声明,表示粉丝的损失将由工作室方面先行垫付,再对后续的维权追讨行为持续跟进。

随着粉丝自制衍生品市场日益扩大,自制周边的混乱无序似乎已经成了一种常态。“我们认为粉丝自制周边需要监管。”有从业者表示:“如果核心都是为了给偶像应援,那么更合规的制作和售卖才能保证用户体验,不损伤品牌。”

粉丝周边,原本是用爱发电,但一切逃不过商业染指,也许这个领域是时候需要更多的规则了。

(图片均来自网络)

麦乐网,暨青年创意科技文化社区,国内首家面向文创科技领域的职业社交平台。第一时间播报文化创意、文化科技产业资讯,深度解读文化创意、文化科技产业模式,为文化创意、文化科技人才提供产业资讯、职业社交、作品共享、IP交易等综合职业服务。关注微信公众号:mediaclubcc,或登录网站:www.mediaclub.cc投稿。欢迎致电:010-85786221。

【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麦乐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,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】

  • 收藏
  • 点赞 1
登录 | 注册  
相关文章
最新更新
最新创客
麦乐网  青年创意文化社区
麦乐网
关于我们
权益声明
帮助中心
合作服务
网站地图
友情链接
新华网
人民网
央视网
凤凰网
钛媒体
虎嗅网
36Kr
CreativeBoom
InspirationGrid
uFunk
DLL下载
古诗网
私信
  • 最近联系人
  • 我的麦友